吐鲁番财经网

当前位置:

风从海上来由于爱情兵荒马乱里成长

2019/11/10 来源:吐鲁番财经网

导读

南京是一座厚重的城市,不只是由于长年连绵的阴雨,更因承载历史的沉淀。印象里的南京,城墙挺立,古街班驳,整座城市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冷寂。在时

风从海上来由于爱情兵荒马乱里成长

南京是一座厚重的城市,不只是由于长年连绵的阴雨,更因承载历史的沉淀。

印象里的南京,城墙挺立,古街班驳,整座城市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冷寂。在时间洪流里,它仍然守着那段故去的荣光,即使时过境迁。

对《风从海上来》的女主人公桑柔来讲,南京是个再重要不过的地方,这里有她的家、亲人,也是她接纳生死、遇见爱情的地方。

带着爱死去,还是活着分离

《诗经》中有首诗,是正直大臣讽刺昏聩君王所作:“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刘,瘼此下民。不殄心忧,仓兄填兮。倬彼昊天,宁不我矜?”

而桑柔这个极富诗意的名字,便是来源于此。

桑柔出生于南京这座承载无数历史的古都,即便前半生遭逢不幸,她也未曾离开过这里。

在她年纪尚浅的时候,父亲就自私地抛下一双孤儿寡母,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的离去,对桑柔而言,不吝于晴天霹雳,本来完满的家庭就此毁于一旦。

命运在为我们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它带走了桑柔的父亲,却为她送来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江延。

从中学到大学,江延才真正走入桑柔的生活,被冠以“男朋友”的称谓。江延把她捧在手心,珍而重之。桑柔接纳他,接纳他对自己的好,接纳他1句又一句“对不起”,接纳跟他一起阔别故土的北漂生活。

可,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好,就是爱情的全部吗?

在认识Joey以前,桑柔觉得,举案齐眉、相敬如宾,或许那就是爱情吧。

在那趟向南而行的火车上,桑柔生命中的第二个男人出现了。

Joey告诉她,“爱情有时候是要有一点委曲、一点冲突。”

或许是当局者迷,又或许是看得太清楚,桑柔宁愿处在一段模糊的情感里,踽踽而行,也不愿打破固有的轨迹,走出令她舒适的圈子。

但,Joey注定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最少,在桑柔眼中,是如此。

“好像从人生的某一刻开始,大把大把的时光都变得不再有意义,是怎样存在过的,又是怎样过去的,倏忽一下,全都不知道了。”

与Joey走得越近,桑柔越觉察出不一样来。那是与江延在一起时不曾有过的冲动和感觉。

Joey是那种自带温暖和大爱的人,他仁慈而真诚地对待生活,对待身旁的每个人,固然,包括桑柔。他识破她重重包裹的内心,却也因此陷了进去。

惋惜,Joey注定不是只属于桑柔的。

Joey奔赴阿富汗前线,去见证世间种种苦难,帮助那些比桑柔更需要他的人。而桑柔,他只希望她好好活着,阔别炮火与硝烟。

但他根本不知道,“爱情其实早在你能够意想到它存在之前,就已落地生根、悄无声息地占据了属于它的位置,等你感觉到它的存在时,根茎已交织密布。”

桑柔远比他想象的倔强,她冒着巨大的风险,顶着炮火,向他走去,却在最后关头,完全失掉了与他相见的勇气。

这1错过,便是生死相隔。

桑柔谢绝寻求者韩奕,离开北京那座充满回想的城市,回到南京,回到自己安静平淡的生活中来,却想念了Joey一生。

再见,无疑是世上最虚伪的字眼。

桑柔与Joey说过太多次再见,后来就真的再也不见。

风从海上来由于爱情兵荒马乱里成长

琐碎杂念

书名《风从海上来》,源于桑柔与Joey抛下1切去北戴河看海的情节。

那一场大风吹散了蓄积在桑柔心头的阴霾,也吹来了她们的爱情。

作者姚瑶在后记中说,这个冗杂的爱情故事断断续续写了十年,逾越她的全部青春,见证了她对人生、爱情的感悟转变。

诚然,在这本小说中能够非常明显地看出作者文笔、风格的演化进程。

开篇文风,像极了安妮宝贝淡且哀的风格,遣词造句模糊泄漏出女文青的范儿。及至后半段故事,文风渐渐平实,用词越发简练,削减主人公们的内心独白,多是借助剧情推动刻画人物。

再说题材,战争、宗教、历史、政治、人性,无一不是沉重的话题。作者选择将这许多的沉重融入青春爱情故事,本就是一项大胆尝试,这将使得这段爱情显得不那么讨喜。

就好比玖月晞那本《白色橄榄树》,一样选取战争题材,在以言情为主线的基础上,平添不少战争的残暴、生命的无常,催逼出读者许多的眼泪与酸楚。

不同的是,《风从海上来》虽沉重,但不至于叫人绝了希望。战争再残酷血腥,总敌不过人间大爱。爱与信仰,是战争永久没法打败的。

真正的爱,从来不是死生相随,而是为了对方,更好地活下去。

附注

1、标题改编自歌曲《由于爱情》,作词小柯。

2、“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刘,瘼此下民。不殄心忧,仓兄填兮。倬彼昊天,宁不我矜?”出自《诗经·大雅·桑柔》。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