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财经网

当前位置:

网联将在年底推出以后支付宝微信支付要怎么玩儿

2019/11/09 来源:吐鲁番财经网

导读

一边是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在商业市场的大行其道,一边是愈加趋紧的监管体制。近日有消息称,由央行牵头成立的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

网联将在年底推出以后支付宝微信支付要怎么玩儿

一边是支付宝、财付通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在商业市场的大行其道,一边是愈加趋紧的监管体制。

近日有消息称,由央行牵头成立的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简称“网联”)整体方案框架已经成型,计划2016年年底建成开通运营。据了解,未来的网联并非网上发卡机构,而是独立于现有银行间支付清算机构的新平台,该清算平台类似于银行间的大小额清算系统,但并不包含支付业务。切断第三方支付直连银行的模式,统一建立一个线上的清算平台不仅大幅缓解支付机构重复投入的问题,也符合支付与清算分开的监管要求。网联作为央行主管线上支付清算的统一平台,股东不超过50家,均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排除银行和银联。

吉林省唯一一家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通卡公司董事长S先生是笔者朋友,他表示,央行酝酿建设的“网联”,其主要作用是加强网上消费的监管,同时,网联统一支付平台可以有效提高支付用户的支付效率,增加便捷性。从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颁发上来看,网联平台正式运营后,对预付卡功能影响不大,但网上支付板块将面临一次行业洗牌。

极具中国特色的“网联”

计划今年年底建成的网联平台,到目前为止还仅仅是一个整体上的框架方案,但消息一出就引发了行业人士的关注。一方面说明了网上支付越来越受到重视,另一方面也显示出这将是一个牵动多方利益的动作。而根据披露的信息来看,中国银行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董俊峰或将出任首任的网联总裁。但该消息并没有得到官方确认。

在具体架构上,“网联”方案由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牵头设计,最终方案由央行拍板,入股方只包括第三方支付机构。在具体架构上,网联中心是按照三地三中心(北京、上海、深圳),还是二地二中心设立,目前尚未最后明确。

从本质上讲,网联之于各类第三方支付账户,实际就相当于银联之于标准银行卡。如果进入网联时代,不同平台之间的第三方支付账户将不再具备实质差异,资金在不同平台账户(比如在支付宝账户与微信钱包账户)之间甚至有望直接划转,这将打破当前必须通过银行卡转接的状况。从技术上讲,这意味着接入网联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将专注于支付功能开发,后台的清算则被统一收编。而参照银联成立后在银行卡标准统一上做出的努力,不排除未来的第三方支付账户也将统一技术标准。对此,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网联未来或是银联的最大竞争对手。虽然银联主攻的是线下清算业务,但线上清算业务也早已涉及。

网联极具中国特色,国外并无先例。由于担心某几家规模较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形成垄断主导网联平台,因此,网联的中立性和公正性备受业内人士质疑。

行业的游戏规则面临挑战

在现有的第三方支付模式中,支付机构除了在备付金存管银行开立账户之外,还可以在多家备付金合作银行开立账户,在同一家支付机构内部的资金流转,其信息隐藏在支付机构内部,支付机构内部轧差之后调整在不同银行账户的金额,监管机构只能看到银行账户金额的变动,看不到资金流转的详细信息,存在违法违规的隐患。

网联成立后,支付机构与银行多头连接开展的业务将迁移到网联平台处理,支付机构内部的跨行资金流动必须经由网联平台清算,将改变支付机构通过客户备付金分散存放变相开展跨行清算业务的情况,网联可以掌握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向的详细信息。

网联的设计方案尽量避免触动现有利益格局,减少推进阻力。据媒体报道,网联未来并不会出现一个“网联App”或者“网联卡”来供消费者使用,这就避免了直接跟第三方支付机构分食蛋糕,以免落下“裁判下场踢球”的非议。另外,网联的股东排除了银行和银联,这也避免了银行和银联借网联平台抢占第三方支付的蛋糕,从而“不公平竞争”的非议。因此网联平台的设立,是央行告诉第三方支付机构:“你们的业务格局我不改变,但是你们的资金流动,我要看的清清楚楚。”

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

事实上,当前第三方支付平台也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支付服务直连银行网络可能带来的各种安全隐患和监管上的缺位,如多方关系混乱、监管上有漏洞、用户的网上消费无法得到安全保障等。

此外,作为商业主体,第三方支付公司自身也存在很多经营风险,一旦倒闭,p2p平台会受到牵连,很多已经发生的案例已经给行业敲醒了警钟:例如,2014年,持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存在严重经营违规造成资金周转问题,发生“挤兑”风波;2015年8月,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因大量违规挪用客户备付金,伪造、变造支付业务、财务报表和资料,欺骗、掩饰资金流向,被央行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

这种利用第三方支付牌照进行经营,但由于自身经营不善和违规操作带来的行业影响,央行不会坐视不理,从很早就开始酝酿统一纳入到一个监管平台上来。事实上,央行一直在加强对互联网金融平台的监管,2015年以来,监管机构有关互联网金融平台涉及资金存管内容的各类文件,有四份强调了“银行资金存管”的重要性,而在具体执行层面,监管层则给出了相对宽松的18个月整改期限。至今,时间已经过去约13个月,这意味着p2p机构仅有不到半年时间采取措施以满足监管要求。

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发布网联的消息,也符合当前行业的发展现状,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使用网上支付的用户规模达到4.16亿,同比增长36.8%,其中手机网上支付增长尤为迅速,用户规模达到3.58亿,增长率为64.5%。而目前支付机构在线上90%的业务已经不走银联通道而直连银行,甚至有不少支付机构已自建平台系统。

针对第三方支付平台,银行也开始进行反击。7月28日,12家股份制银行发起成立了网络金融联盟,联盟银行签署了《账户互联互通合作协议》,目前联盟银行之间已经系统互联、账户互认,后续将实现资金互通。

网络金融联盟的意图在于直接在底层打通银行间的线上支付通道,只要个人在联盟中的一家银行拥有一个全功能账户,那么就可以在联盟银行间在线开立其他银行的电子账户,实现跨行购买基金、保险、理财等金融产品,跨行享受金融服务。这可以理解成银行甩开第三方支付,尽量将客户、信息、数据保留在银行体系的一种尝试。但是网络金融联盟的最终推进情况,将取决于参与银行能否持有足有开放的心态,来解决银行间不平等的问题。

总的来说,网联平台的设立,虽然没有直接触动第三方支付的利益格局,但是第三方支付面临信息透明化和经营规范化的挑战,另外银行业也在发力线上支付市场,未来第三方支付的行业格局是否会出现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

伟哥_偶尔用一次伟哥有副作用吗

万艾可的副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天天吃

万艾可伟哥治疗早泄

标签